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读书吧 >> 新书 >> 第488章 浊流

此时此刻的河内众臣,完全不似马援那般淡定,而是陷入一种迷惘与焦虑中。

司隶校尉窦融得知赤眉北渡后,便立刻抵达怀县,召集河内太守冯勤与西部都尉来议事——至于河内东部都尉,正在朝歌县手忙脚乱地组织防务。

郡贼曹掾刚从前线赶回来,禀报道:“赤眉袭扰的主要是朝歌、荡阴两县,下吏敢保证,淇水以西,绝无半个赤眉!”

但他的说法很快被打了脸,立刻就有急报入府:“报!汲县境内有赤眉贼流窜,遣人告急!”

贼曹掾的脸涨成了猪肝色,讷讷不敢再言。

喊了几百遍“狼来了”,如今狼真的来了,河内却发现自己并未做好准备,自从马援在敖仓打了个大捷后,河内士吏都觉得赤眉不足为虑,谁想居然一口气拱到对岸了!

消息仍一片混乱,现在究竟有多少赤眉过了河,不知道,只知赤眉总的方向是往邺城赶,魏成尹邳彤已经发来了第三批告急文书。

西部都尉却劝窦融道:“窦公,依下吏看,河内兵卒也不算多,不能因为忙着救邺城,而使得河内空虚。”

河内太守冯勤一听就怒了:“西部都尉,你的意思是,作壁上观,坐视友邻失火而不救?”

友军有难不动如山,这也是传统艺能了,但西部都尉不敢明说,只言他们的职责是守护好河内陆海之地为妥。

“魏地虽是太守故乡,但切不可因关切而乱了阵脚啊。万一这是赤眉之计,将河内之军诱出,再调头一击呢?”

你让冯勤如何不急?赤眉渡河北掠魏郡,他家所在的繁阳县首当其冲,不管是哪支赤眉,最痛恨的就是富户,繁阳冯氏主要是诗书传家,没有大的坞堡,被赤眉贼一冲那还了得?

眼看连冯勤都关心则乱,窦融咳嗽后,安抚众人道:“河内、魏郡局势,远没有诸位想的那般凶险。”

“赤眉虽劫掠数地,但连一座县城都没攻下来,过去一年,陛下令吾等厉行保甲制,建民兵义勇,还是颇有成效的,眼下且将各县民兵都发动起来,各守乡里,如此一来,郡兵就不必耽于城防,可以开到淇水边上。”

窦融道:“且先统兵于朝歌县,看看形势,若邺城危急,冀州兵一时半会到不了,我纵以寡敌众,也少不得要亲救之,保住北京。若是不急,就等候陛下诏令……”

他尤其给冯勤安排了很多事务,也只有为战事忙碌起来,冯勤才不会终日担心着故乡宗族。

万幸,只过了两日,正月初十,第五伦的御驾已抵达河内。

“如此神速?”

窦融惊喜不已,皇帝过完年就东行,不到十天就赶到,平均一日百里,这简直是急行军蹶上将军的速度啊……

但窦融知道,皇帝为何赶得这么急,为安人心啊!

原本焦躁不安的河内人,得知天子驾到,精神都为之一振,连冯勤也不再忧心忡忡,众人心里都生出一个念头。

“这场仗,稳了!”

……

第五伦往来河内多次,从来没有像这回般,受到本地豪贵发自内心的欢迎。

“陛下犹如及时之甘霖,解了河内困苦啊!”

看他们匍匐在河边那热切的眼神,若非做不到,恐怕都会像上次的“白鱼”事件一般,弄条五彩鱼献给第五伦。

在河内人眼里,第五伦这次真好比及时雨,皇帝亲征,那自然是大军簇拥,赤眉应该没胆子向西深入了。

但就窦融所知,跟随第五伦百里趋行来的兵卒,只有区区一旅,半个时辰就渡完了。虽然作为戍卫皇帝的中央军,甲胄兵刃颇为精良,但九天赶了一千里路,脸上都带着风霜与疲态,根本不可能直接投入战斗。

接下来几天陆续渡河的,则多是应洛阳诸豪提供的募兵,却是张宗奉马援之命征得,就等第五伦抵达,这是丈人行自己送来的,可不算第五伦截胡。

第五伦一眼就看出了窦融的心思:“周公,莫非是恨少?”

窦融忙道:“不敢,陛下英明神武,一人可当百万之众。”

第五伦却不吃这套马屁,只笑道:“如此说来,周公用兵与予齐名,你我聚首,就相当于有两百万了,赤眉岂有胜算?”

顿时吓得窦融再拜:“臣屡战屡败,连将兵的胆量都没了,哪敢与陛下百战百胜之迹相提并论啊!”

也对,真要轮起来,河北战役他指挥,陇右决战他在场,第五伦可不是百战不殆嘛。

反观窦融,现在已经将他的“善败”的倒霉人设当成宝了,当初与第五伦用兵齐名的论调,也成了前朝旧事,拼命往文臣上靠,就他这识趣的态度,说不定还能混个丞相当当呢。

第五伦的到来给河内乃至于整个前线诸郡吃了一颗定心丸,但一整个军的主力,还以三十里一天的速度,在崤函山路里爬,半个月后能抵达河内就不错了。要想解决“围攻”邺城的赤眉,还是得依靠近水。

第五伦问窦融:“有人向予提议,让盖延带着渔阳突骑,渡河北上,横扫赤眉,卿以为如何?”

这建议听着没毛病,赤眉是游兵,分为许多个队,穿插于大平原上,骑兵可以利用其脚程优势,将这群乌合之众各个击破!

但窦融却沉吟了,第五伦再追问时,他说了真话:“臣是在想,三千渔阳突骑给河内、魏郡造成的损害,相较于数万赤眉,哪个大?”

说得好啊!第五伦也正顾虑此事,渔阳突骑的军纪,在河北大战时就可见一斑,听说此番赤眉主要是劫掠粮食,打下乡里后也没有大肆杀戮性命,可渔阳突骑就不同了,不打仗时还有军纪约束着,一旦放开任他们追击赤眉,那就是三千条脱缰的野狗啊,说不定突骑“误杀”的老百姓,比赤眉祸害死的还多。

幽州突骑和吴汉一样,乃是双刃剑,更何况远在陈留,还是留给马援打大战役消耗用罢。

“除了洛阳、河内的郡兵外,还是得靠民兵义勇。”

等抵达怀县后,第五伦让窦融和冯勤说说河内保甲制的情况,二人搭档得不错,保甲制在每个乡都推广开了,相当于重建了秦及汉初的什伍,顺便把户口也粗略捋了一遍。

因为有赤眉这大威胁在,地方豪强也颇为支持,亦将族兵献出,大多愿意将指挥权交给郡县。

“据可靠消息,此番北上的赤眉,乃是城头子路部。”

第五伦道:“此贼用兵特点有四。”

“其一,好化整为零,散兵兼程猛进,遇大城不攻,而专走乡野,方便掠食,贫民也容易受其蛊惑加入。”

“其二,战法灵活,多用疑兵,眩我耳目,又集结主力,坚守静待,察破我之弱点,变更阵势,冒险冲进。”

“其三,遇官军不轻交战,必待我主动寻觅,贼子则以逸待劳。”

“其四,行走漂忽,瞬息数十里,专爱钻水泽山林,人迹罕至之处,昼伏夜行,旋磨打圈。”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对于这个能在马援手底下屡屡逃走,并一度让他吃瘪的人,第五伦是令人深入琢磨的。

“城头子路先前是背靠渤海、平原,皆乃大河赤眉故土,故而有后方可依,一旦在清河、信都不利,便立刻退却,所以不易剿灭。”

“但这一次,城头子路却打错了主意!”

“然也!”冯勤一改先前的焦虑,激动地附和道:“在昔秦、汉、新莽,群盗如毛,皆由主昏政乱,莫能削平。”

“唯有陛下,忧勤惕厉,敬天恤民,田不加赋,户不抽口,魏郡乃陛下北京之畿,起事之地,百姓不论贵贱,皆甘听从驱使。如今赤眉贼虏虽趁天时而入,但魏地邻里结坞堡庐塞,抵御贼人。河内保甲民兵,可得十万,魏地又有十万,加之冀州之师也将南下,以保国安民仁义之师,讨暴虐无赖之贼,无论迟速,终归灭亡!”

是啊,赤眉能够历次轻松击败新莽大军、绿林、梁汉帝王,是因其不得人心,以至于船覆于水。

“可是彼辈到了魏郡,邺城。”

“反而将变成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

随着第五伦御驾抵达河内,对民兵的征募和召集在抓紧,河内郡兵“收复”了被赤眉袭扰的几个县,皇帝、窦融、张宗带着大军抵达朝歌。

一篇檄文,也在河内各县传播。

“今传檄远近,咸使闻知。倘有血性男子,号召义旅,助我征剿者,予引为心腹,酌给口粮。倘有久陷贼中,自拔来归,杀其头目,以城来降者,予收之帐下,授除官爵。倘有被胁经年,临阵弃械,徒手归诚者,一概免死,他日资遣回籍……”

“檄到如律令,无忽!”

朝歌县淇东乡的保长念完这讨赤眉贼檄文后,看向本乡几位甲长:“陛下亲征,今兵众已足,就缺运送粮秣甲械者,可有人愿随我前往军中效命?”

众甲长面面相觑,都有难色,很快就要到农忙时节了,不少农夫虽被赤眉抢了一遭,但好歹藏下了点种子,都希望能乘着春雨抓紧耕作,若是随军出征,岂不是连今年的收成也要耽误?

“我愿往。”

向氏里的“向甲长”站了出来,向子平终于肯将头发好好梳理,人模人样了,只是衣裳外头披着麻,有孝在身。

他兄长去世后,里中的年长者都不肯再做这肥差,因为怕赤眉再杀回来。

最后还是连杀鸡都要偏头的向子长接过了这职责,如今竟主动请战,让人惊诧。

“好一个向子平,不愧是读过圣贤书的,明事理!”

保长大喜,让甲长们回去组织人手,后日集合。

向子平回到家中时,嫂子和兄长的小妾正在商量农活怎么办,他们家与其说是地主,还不如叫“富农”,只有一百五十多亩地,是河内户均有地的五倍,有两户佃农帮忙耕作,只收四成的田租,交完税和各种吃穿用度、祭祀后,每年可以有几十石谷子的剩余。

撇去不常来的短工,全家一共七口人吃饭,四大三小,虽然有些俭省,不过总是够吃的。这才能供向子平求学及不事产业的“隐居”,并喂养一头耕牛。

可如今全没了,非但兄长死难,从耕牛到谷子,统统被赤眉搜刮一空,这几天的吃食,全靠穿着孝服的嫂嫂,从另一处藏谷地找出来几斗米——她家里穷过饿过,所以总有在安全处藏米的习惯。

她还告诉向子平,打算带着孩子下地,与佃农们一起种。

向子平觉得这样没法活:“几斗米,就算用一半撒到地里,又能种出多少石粮来?”

嫂嫂哭了:“那又能怎么办?叔叔不在时,我走了十里路去娘家的里中,想借点口粮,但邻里也被赤眉劫了。”

“叔叔在郡城县城不是有友人么?可否能去借些周转,熬过这半年?”

向子平虽在伏湛门下做学生,但只是个小透明,与一门心思求官的同学也不和睦,谁肯借给他?而且借粮总得还,还是得靠自己啊。

向子平遂道明了自己的打算。

“里中好几户人家,多被赤眉贼掳掠殆尽,连种子都不曾留下,总得有个活路啊!”

“如今陛下发檄文征讨赤眉,需要民夫义兵协助,当兵,就有粮吃!”

“更何况,这也是立功为官最好的机会,我听说,读书人入伍者打完仗,更已在县中谋官职。”

向子平性格骤然大变,从一心避世,变成了积极寻找良机,毕竟往后一家几口人,就全得靠他了。

来年那盏椒柏酒,他一定要让兄长喝上!

嫂嫂也没办法,只能听向子平的,给向子平找来了他兄长的甲,穿上后感觉稍稍有些宽大。

等他临出发时,三个扎着发鬟的孩童都聚在院子里,侄儿侄女对他依依不舍,嘤嘤哭着。

倒是年纪稍大,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的小外甥,竟将挂在门上的桃符取了下来,塞给了向子平。

“这是何意?”

向子平看着小外甥。

外甥仰头道:“舅父不是说过,桃都山上有颗大桃树,盘旋弯曲三千里,树上有只金鸡,太阳照在树上,金鸡就啼叫。”

“桃树下有两个神人,一个叫郁,一个叫垒。他俩手里都拿着苇索,在伺察为害作恶的鬼魅,抓到了鬼就将它杀死,于是人就将两位神人刻画在桃符上,鬼见了就怕。”

“里中都说,舅父要带众人去打赤眉鬼,我试过了,赤眉鬼不怕粪,不怕臭。”

“可桃符应是怕的!”

向少平蹲下来抱着三个孩子,肩膀耸动,鼻子酸溜溜,但终究还是忍住了,却又将桃符挂回了门前。

然后转过身,拍了拍自己的佩剑——这终于不再是装饰了。

“我有它就够了。”

赤眉不是鬼。

他们是人。

“人被杀,就会死。”

而人被饿,就会疯,失去心智,会变成“鬼”。

赤眉饿得疯狂流窜,但遭到洗劫的河内、魏地百姓没了粮食,也疯了,一向尽力避开战端的他们,抹干泪,听到檄文后,竟也拎起柴刀,要加入魏军民兵的行列。

他们犹如一条条涓涓溪流,汇入了汹涌向北的涛涛大浪中,那是第五伦东拼西凑的部队,目前只能以乌合之众,对乌合之众。

向子平他们的第一项任务,就是拆了一整个县城的门板,重新搭建被赤眉军烧毁的淇水浮桥,而魏皇陛下的御驾,就从桥上驶过,抵达了魏郡。

再往东走十几里,黄河故道赫然在望,它像是巨蛇在平原上爬行留下的神迹。

第五伦在戎车上看着这巨大的伤痕,这母亲河哟,不管看多少次,他心中都能深受触动。

“赤眉、铜马,最初都是黄河决口造就的难民。”

“而他们也像无人治理的黄河一般迁徙流亡,如一条盲动的巨蛇,身躯横扫幽州、兖州、冀州、豫州,将压在他们头上的坞堡碾平,也打碎了一切秩序。”

于是这浊流越来越大,仿若要席卷天下!

但黄河,终究还是要被驯服,被治理,被约束在固定的河道中。

第五伦在戎车中站起身回望,一旅精锐,一个师的河内、河南郡卒,外加张宗统帅的各县民兵、乡勇、豪强武装,凑起来有一个军。

这汪来自河内、魏郡的清流,能最终降服汹涌乱冲的浊流么?

“能,一定能。”

第五伦告诉自己,同时仰起头望着冥冥苍天,想起刘歆的那句诗:心涤荡以慕远兮,回高都而北征。

也想起了多年前,迟昭平悲壮跳河那天,自己对着滚滚大河,立下的誓言。

“正如我相信。”

“黄河水终有一天,会由浊变清!”

……

PS:今天只有一章。

喜欢新书请大家收藏:(www.dushuban.com)新书读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新书最新章节 - 新书全文阅读 - 新书txt下载 - 七月新番的全部小说 - 新书 读书吧

猜你喜欢: 嘉靖帝祥雨敲窗又思君人在大唐已被退学大明王侯重生逍遥君王凌云志异韩四当官唐朝小状元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史上最强小秀才长乐歌娇妻如云锦衣当国唐砖昏君大唐:天牢签到三年,李二求我出山!江山战图国士明天下逍遥小书生朝为田舍郎千钧北宋大丈夫回到明朝当王爷最强妖孽特种兵王大唐好相公
完本推荐: 剑道真解全文阅读红楼之禛情凝黛全文阅读超感应假说全文阅读纨绔天医全文阅读龙骑战机全文阅读随身英雄杀全文阅读世子很凶全文阅读保卫国师大人全文阅读心尖苏美人全文阅读梦回大明春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商户娇女不当妾全文阅读合约夫夫全文阅读遮天全文阅读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全文阅读恶女从良全文阅读酒神全文阅读大宋的智慧全文阅读法爷永远是你大爷全文阅读天地霸气诀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全球神祇时代低调为王冠冕唐皇这是我的星球超级兵王混都市御膳人家回到三国战五胡万诱引力[无限流]某科学的海贼农女福妃名动天下摘仙令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罪恶不赦穿越八年才出道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嫡长女她又美又飒超凡药尊召唤文武我全校都穿越了我挂机了千万年柯学验尸官回到农家当幺女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神魔之玥上为尊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万古大帝一世高手万道剑尊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新书最新章节手机版 - 新书全文阅读手机版 - 新书txt下载手机版 - 七月新番的全部小说 - 新书 读书吧移动版 - 读书吧手机站